19地经济半年报出炉 11席跑赢全国平均线

  [摘要] 上半年各地经济增速放缓已经成为普遍现象。发布数据的19个省区市中,与一季度相比,甘肃、宁夏、陕西、云南、湖南等12省份上半年经济增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回落。

  时代周报记者 陈泽秀 发自北京

  2019年上半年全国经济数据公布后,地方经济半年答卷陆续交出。

  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截至7月22日,已有19个省区市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经济数据,其中11个省区市增幅超过全国平均水平(6.3%),云南、贵州上半年GDP增速达到9.2%和9.0%,居全国前列。此外,江西、福建、安徽、湖北上半年的经济增速都保持在8%及以上。

  与此同时,上半年各地经济增速放缓已经成为普遍现象。发布数据的19个省区市中,与一季度相比,甘肃、宁夏、陕西、云南、湖南等12省份上半年经济增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回落。其中,甘肃回落了1.9个百分点、宁夏回落了1.4个百分点,其余省份回落幅度在一个百分点以内。

  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陈耀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最近几年各地经济呈现出“西快东慢、南强北弱”的特点,即中西部地区经济增速普遍快于东部地区,南部省份的经济总量、城市竞争力好于北部省份。

  西快东慢、南强北弱

  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延续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的发展态势。

  从各地的情况看,中部地区是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较快的地区。中部六省中,除山西未公布数据,其余五省—江西、安徽、湖北、河南、湖南在今年上半年的经济增速均保持在7.5%以上,其中江西增速8.6%,位列全国第四;安徽增速8%,位列全国第六。“中部地区总体上来说保持相对稳定,没有大起大落。”陈耀分析道。

  投资是中部地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今年上半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8%,中部地区投资同比增长9.4%,明显高于东部地区的4.4%、西部地区的6.6%和东北地区的-3.6%。

  以江西省为例,江西上半年GDP增速8.6%,位列全国第四、中部第一。其中,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1%,高于全国平均水平3.1个百分点,居全国第3;投资增速缓中趋稳,全省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9.1%,增速比一季度回落1.2个百分点,高于全国平均水平3.3个百分点,居全国第8。

  东部地区仍是中国经济创新发展的主体。上半年,广东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8%,占规模以上工业的56.5%,比去年同期提高0.8个百分点;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8.7%,占规模以上工业的31.6%,比去年同期提高1.5个百分点—2019年上半年,广东地区生产总值突破5万亿元,增长6.5%,位于年度目标区间上限。

  陈耀分析,这几年东部地区在科技研发方面投入较大,主要瞄准信息技术、人工智能、大数据、生物技术等高科技领域:“当前,东部地区仍处于产业转型升级阶段,传统产业尤其是过剩产业淘汰需要一段时间。”

  值得一提的是,连续两年未达到目标增速的天津,2019年上半年GDP同比增长4.6%,高于年初设定的目标4.5%,不过,在19个已公布经济数据的省区市中,天津经济增速仍然暂时垫底。上半年海南GDP同比增长5.3%,较2018年增速放缓0.5个百分点,低于其区间目标下限1.7个百分点。

  2018年4月,海南推出全域限购等一系列房地产调控政策后,房地产行业持续下降,当前海南仍处于降低房地产依赖度的阵痛期。

  西部地区增长明显分化,西南地区增速快于西北地区。云南、贵州上半年GDP增速达到9.2%和9.0%,位于全国前列。今年上半年,重庆经济增长保持了6.2%的增速,比一季度提高了0.2个百分点,结束了此前连续5个季度增速下行的态势。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重庆汽车工业和笔电产业的占比较大,当前重庆正在优化经济结构。今年上半年,重庆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达到11.3%,较一季度提高了3.3个百分点,成为支撑规上工业发展的重要动力。

  作为西部工业大省,陕西在今年上半年的GDP增速为5.4%,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官方数据显示,上半年,陕西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3.3%,比全国平均水平低2.7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回落6.4个百分点。投资方面,陕西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5%,降至近年最低水平。

  尽管当前东北三省尚未公布数据,但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东北经济形势仍然不容乐观。从投资看,今年上半年,东北地区投资同比下降3.6%,不仅低于全国,还比其2018年全年下降了3.9个百分点。

  多地强调稳投资

  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投资仍被各地视为支撑经济增长的重要手段。

  7月初,陕西省政府印发《2019年工业稳增长促投资推动高质量发展若干措施》,提出加大工业投资力度,着力培育发展新动能,力争实现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7.8%。不过,陕西省统计局副局长张烨表示,整体来看,陕西工业回升的基础尚不牢固,后期仍存在较大下行压力。

  张烨表示,现阶段陕西投资需求潜力仍然巨大,后期要积极发挥政府投资的引领作用。

  陕西省城市经济文化研究会会长张宝通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建议,陕西要抓住“一带一路”的历史机遇,找准在“一带一路”的战略定位,“陕西自身力量有限,追赶超越一定要借助国家战略,一定要大开放,才能吸引国内外投资者和人才到陕西发展”。

  尽管当前江西的投资呈现回升态势,但江西省统计局投资处处长何小敏7月17日表示,江西存在新开工项目投资不足、项目融资渠道不理想等问题。全省上下要深入实施“大干项目年”活动,牢牢把握项目建设这个“主抓手”,为推动经济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四川省统计局总经济师熊建中也表示,四川投资增长后劲不足、部分重点行业增长乏力、区域发展不平衡等问题不容忽视,下行压力仍然较大。下半年,着力提升投资后劲,推动产业稳定发展,积极培育消费热点,大力培育开放型经济新优势,促进区域协调发展。

  此前多位专家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稳投资是稳增长的重要抓手,也是相对比较容易实施相关调控措施。地方政府在基础设施、民生工程和高新技术产业等领域本身地方存在较大的投资需求。

  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万喆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地方政府需要考虑如何平衡短期增长与中长期发展的关系。短期内,可以采用政府投资的方式拉动投资,但是中长期,还是要采取改善营商环境、增加民营企业投资等方式促进经济发展,“如果行政干预过大,会影响当地的营商环境,长期来看并不利于经济增长”。

  各省份稳增长重点有别

  今年年初的地方两会上,有24个省市下调了2019年经济增长预期目标。不过,截至目前,仍有湖南、青海、内蒙古、陕西、海南5省份的GDP增速不及预期,这意味着这些省份下半年的提速任务较重。

  陈耀认为,由于各个地区面临的情况不一样,下半年各地稳增长的侧重点有所不同。其中,东部地区,如珠三角、长三角等地区外向型经济的比重大,“国际上的贸易保护主义,对这些地区的经济发展会造成很大影响。下半年,这些地区在进出口贸易上要尽可能开辟多元化市场,避免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冲击”。

  对于中西部地区,陈耀认为,要深入挖掘经济发展的潜力:“中国要在2020年实现1亿人在城镇落户的目标,意味着有大量农村人口会转移到城市中。当前中西部地区还有很多地方的城市化率比较低,有很大的潜能。此外,中西部地区需要扩大开放,通过‘一带一路’拓展新的发展空间,加强自身与东南亚、南亚、欧洲等国家的经贸往来。”

  万喆认为,下半年地方经济的走势,主要看民营企业的发展,“一些民营企业撑不下去的地方,会越来越难以为继”。

  此外,在中央层面,多数分析认为,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并不会出现较大调整。陈耀表示:“当前货币资金的流动性处在可控的范围,中国经济调整的大方向仍是要鼓励金融去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例如,科创板的开市交易,有利于大量资本支持科技创新和新经济的发展。”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杨畅此前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短期政策有望保持战略定力,“托+改”组合有望延续。其中,宏观政策注重“托”,确保经济平稳。结构政策注重“改”,如“三去一降一补”中的去产能、降成本、基础设施补短板有望发力。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
婷婷97狠狠,97人人模人人爽人人喊,久久人人97超碰人人澡,97碰碰碰免费公开视频,新97在线超级碰碰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