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制造业抢占产业链话语权人才汇集给企业底气

  吴俊捷

  [广东支持企业打造特色载体,培育覆盖创新链条各个环节的创客服务平台。尤其是在涉及企业科技转化能力的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领域,深圳更是将每年市级财政科技专项资金的30%以上投向该领域。]

  从820万欧元并购德国施耐德,到TCL越南公司新制造基地在越南新加坡工业园正式开工建设,17年来,总部位于广东惠州的TCL集团在“走出去”的道路上始终保持着当年“敢为天下先”的蓬勃朝气。如今TCL集团成为了海外优质产品和服务的输出方,也悄然撕掉了电视生产商的标签,在资本及技术密集的半导体显示产业赛道上奋力追逐。

  越来越多的“TCL集团”们开始向中高端产业进阶,并抢占产业链话语权,这份底气源于一流人才的汇聚。

  “在广东,人才是经济社会发展的第一资源。40年改革开放的实践一再证明,抓人才就是抓发展,人才优势就是创新优势和产业优势。”惠州亿纬锂能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亿纬锂能”)副总经理、首席技术官袁中直表示,营商环境改善、减税降费等能为企业发展创造较好的环境,但人才创新令企业迸发的内生动力,才是企业发展的永动机,区域经济的活力之源。

  为了打造人才高地,广东省实施了“珠江人才计划”等重大人才工程,全面推行人才优粤卡政策,累计引进创新创业团队194个,为高质量发展提供了科技和人才支撑。

  2018年,广东省研发经费支出超过2500亿元,占生产总值比重达2.65%;技术自给率达73%,区域创新综合能力排名连续两年居全国第一;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达4.5万家,近两年翻了一倍多;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成效明显,技术合同成交金额突破1000亿元。

  政府扫清创业顾虑

  在推动创新驱动发展中,广东的一个突出特点是强化企业创新主体地位,引导企业加大研发投入。目前,广东省年主营业务收入5亿元以上工业企业已经实现了研发机构全覆盖。

  为了创造有利于企业提升原始创新和自主创新能力的制度环境,广东省还制定出台了“科技创新十二条”、《关于加强基础与应用基础研究的若干意见》等一系列创新政策,并组建省基础与应用基础研究基金管理委员会。

  除了给予高新技术企业研发资助、税收优惠等,广东还支持企业打造特色载体,培育覆盖创新链条各个环节的创客服务平台。尤其是在涉及企业科技转化能力的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领域,深圳更是将每年市级财政科技专项资金的30%以上投向该领域。

  政府在创新创业上表现出的魄力,令赵紫州毫不犹豫地将回国创业的大本营选在了深圳前海。如今,他和他的团队研发的创新产品已被应用于富士康的生产线上。

  赵紫州告诉第一财经记者,2016年,他萌生了从美国一家科研机构辞职回国创业的想法。彼时,为了解决其资金、办公场地等的难题,深圳前海管理局不仅提供了免费的办公场所、住房补贴,还给予了12万元的创业启动资金。

  “深圳前海政府基本将我们创业前期的顾虑扫清了,团队也能快速专注于研发高性能工业智能混合算法体系。”赵紫州表示,经过两年多的发展,目前,他的公司已经拿到了3000万元的投资,并拥有60项自主知识产权和5项国际PCT专利。

  在云从科技总经理林明都看来,企业作为创新主体的地位能否得到巩固,直接取决于其凝聚人才的水平。孵化自中国科学院重庆绿色智能技术研究院的云从科技,在国内首发了“3D结构光人脸识别技术”、首次商用跨镜追踪技术等。这家在人工智能服务领域持续打破多项技术垄断的科技企业,创始团队却不少来自重庆。

  落户广州南沙让林明都对人才需求的焦虑得到了缓解,他说:“一方面,广东本地人才聚集,人才储备基础好;另一方面,作为粤港澳大湾区的一部分,它对于外来人才及海外人才的吸引力也强。”

  截至2018年底,南沙区高新技术企业已达到475家,是2015年的6倍多。

  求新求变提升行业话语权

  聚集人才的同时,广东政府的执政理念也始终保持开放先进。

  以对金融人才的认知为例,深圳对其的定义正在发生改变。尤其是《纲要》要求深圳“加强金融科技载体建设”之后,深圳顺势推出了酝酿已久的“深港澳金融科技师”专才计划。

  参与该专才计划的一名委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深圳未来需要的是既熟悉国际金融市场惯例又精通科技创新理念的高素质、复合型金融人才。该专才计划正是为了培养更具竞争力的金融科技人才,以助力湾区金融抢占全球产业链、价值链高端环节。

  政府执政理念不僵化,也使得它对于市场痛点、企业短板等更为敏锐。

  针对广东科技创新依然存在的“缺核少芯”问题,在近日举行的广东高质量发展调研行记者见面会上,广东省省长马兴瑞指出:“广东在做大做强存量的基础上,瞄准增量培育新兴产业,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强化创新对结构调整和产业发展的支撑能力。”

  具体到企业来说,利用优质人才集中力量突破关键核心技术,着力解决“卡脖子”问题,也意味着抢占到了行业话语权。

  在这方面,作为第一批中国电子科技企业诞生的TCL集团,可以说是广东经济从“有没有”转向“好不好”的缩影。

  液晶面板作为彩电业上游核心零组件,是中国仅次于石油、芯片、铁矿石的第四大单一进口产品。长期依赖进口的尴尬,让中国信息产业饱受“缺芯少屏”之苦。

  2009年,市场尚未走出金融危机阴霾,TCL集团便逆势启动了深圳市华星光电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华星光电”)项目,也成就了TCL集团作为国内唯一垂直产业链液晶电视生产商的强秦地位,足以抗衡日韩科技巨头。

  到这并未让TCL集团掌门人李东生放慢脚步。在产业加速迭代的背景下,电视生产商的标签早已不是TCL集团意欲抢占的赛道。位于科技创新金字塔尖的显示技术成了TCL集团撬动全产业链的“支点”。

  “我国显示行业正迎来新一轮蓬勃发展期,企业必须构建新的核心竞争力,并将技术能力向产业链上下游延伸,从而实现高质量发展。”李东生表示,公司始终以创新为核心驱动力,华星光电目前已建成和在建的生产线共6条,合计投资金额近2000亿元,而这将进一步强化公司的核心技术实力。

  相比于TCL集团来说,亿纬锂能的发展历程要短一些,但在借力人才、创新赋能抢占产业链话语权方面,同样不甘落后。

  作为专注于锂电池创新发展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亿纬锂能在研发上的投入逐年上涨,2018年的研发投入占当年总营收的9.07%。公司在锂亚电池、锂原电池等多个领域,位居行业前列。

  “目前公司拥有1126项专利,约55%是发明专利,我们是把创新当作发展的根本来抓。”袁中直表示。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
婷婷97狠狠,97人人模人人爽人人喊,久久人人97超碰人人澡,97碰碰碰免费公开视频,新97在线超级碰碰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