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EP谈判开启中国时间亚太成全球经贸博弈主战场

  郭丽琴

  就在中美确定将在下周一于上海开启新一轮经贸磋商之时,本月23日起,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也开启了中国时间。RCEP和中日韩自贸区的谈判,在年初就被给予厚望。但种种迹象表明,RCEP谈判已比以往聚集了更多势能。

  7月25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在例行发布会上对第一财经记者回应称,今年以来,RCEP取得了很多积极进展,在货物、服务、投资三大市场准入谈判,进一步加速推进,文本磋商的完成率也大幅提高,“目前RCEP的第27轮谈判,正在中国郑州举行,随后在8月2日~3日,还将在北京举行部长级会议。中方愿同各方共同努力,加紧推进谈判,尽早解决遗留问题,力争早日结束谈判。”

  在复杂的国际经济环境下,自去年底以来,已有一些涉亚太的大型跨区域自贸协定生效。例如,有11个国家参与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步协定(CPTPP),已在去年12月30日起生效。今年2月1日,欧盟与日本之间的自由贸易协定生效;6月30日,欧盟和越南签署两份贸易协定,同意在10年内逐步削减双边贸易99%的关税。

  一位曾接近谈判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称,日韩现在可能把RCEP作为优先。虽然RCEP参与的国家更多,但难易程度与参与方的多少未必完全一致,其中一个原因是三国同质竞争明显。

  RCEP和中日韩谈判进展可能逆转

  目前,亚太地区有两个重要自贸协定,一个是占全球GDP和贸易总额30%的RCEP,另一个是占全球贸易量近20%的中日韩自贸协定(FTA)。那么,哪个会更快达成?

  就在今年较早时候,认为中日韩会先于RCEP达成一致的声音还占据上风,但现在,由于日韩之间的贸易纠纷等因素,情况已经发生了微妙的转变。

  彼时,一位接近中日韩自贸谈判的智囊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达了同样看法。一方面,由于RCEP涉及国家多(16个成员占全球人口的48%,占全球GDP和贸易总额的30%左右),需要协调的因素更多;另一方面,在多年的磋商中,中日韩自贸协定的技术问题基本解决,伴随三方政治领域问题的逐步解决,该自贸协定更有可能加速达成。

  多位专家认为,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2017年三国进出口总额占全球贸易量的近20%。去年以来,中日经贸合作已经实质性转暖,中韩原有的自贸协定也面临升级谈判,这是一个良好的时机。在2018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参展企业最多的国家就是日本、德国、美国、韩国。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记者会上表示,不管是哪一个协议能够先达成,中方都乐见其成。但他同时说,今年是中日韩领导人会议机制20周年,中方担任主席国,议题中应当包括推动中日韩自贸区建设,特别是在当前世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大背景下,推动中日韩自贸区建设,达成一个全面、高水平、互惠的协定,对三方都有好处。“虽然现在日本和韩国都对中国有比较大的贸易顺差,但是我们还是愿意进行平等的竞争,让消费者有更多选择。我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会实现优势互补,各方得益。”李克强说。

  不过,今年4月,世界贸易组织(WTO)的一项裁决逐步逆转了这个局面。对外经贸大学教授崔凡对第一财经记者评论称,日韩关系紧张,中日韩谈判可能会受影响。

  事件起源于2011年3月福岛核事故后,韩国发布对日本福岛及周边8个县海产品的限令。2015年5月日本向WTO发起申诉,但今年4月11日,WTO的上诉机构做出了终审裁决,结果颠覆了一审的结果,判定韩国的限令具有正当性。

  7月1日,日本政府宣布,从4日起对韩国的三种半导体产业原材料加强管制,并将韩国排除在贸易“白色清单”之外,就此事召开公众听证会的最后期限为7月24日。韩国试图通过外交渠道、诉诸WTO等多手段,应对这一“史无前例的紧急状况”。

  第一财经记者从多位日内瓦官员处获悉,在5月28日,日本对于一审结果表达了不满,并获得美国支持;日本对韩国实施管制措施后,在7月9日、24日的多场会议中,韩国称日本的相关措施违反自由贸易原则并要求撤回,但目前未见明显成效。

  在各类复杂原因之下,日韩现在可能会把RCEP作为优先,这使得RCEP的谈判进展或将快于中日韩自贸协定达成。

  中国是否会加入CPTPP

  而在积极推进RCEP的同时,除了中日韩自贸协定外,中国是否还在考虑其他选项?这也是外界关注的重点之一。

  高峰表示,RCEP各谈判方推动谈判尽早结束的态度更趋积极。在今年6月举行的东盟峰会上,东盟十国领导人重申了东盟关于年内结束RCEP谈判的承诺。

  然而,RCEP谈判也存在一些难点。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张琳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首先,东盟作为领导核心,无法协调区内大国例如中国、印度、日本、韩国之间的政策差异性等,不能在区域合作谈判中提供足够的向心力;其次,印度的立场和态度,深刻影响着RCEP谈判的进程和走向。印度参与RCEP,面临着“反贸传统”的抵制、在亚太区域价值链中存在感和融入度低下,成为RCEP谈判的主要障碍。

  “同时,诸如印度尼西亚、泰国、印度都将在2019年举行国内大选,澳大利亚正在进行联邦议会选举,各国的政治周期和领导人变动,也将对RCEP的前景产生重要影响。”张琳说,此外,RCEP推进的动力,来源于美国主导亚太区域一体化安排的竞争性驱动,随着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曾经形成的TPP和RCEP两大机制并行竞争的格局不复存在。面临中美贸易争端,东盟明显具有强烈的骑墙政策的选择原因。完结RCEP谈判可能会导致美国的不满,而悬而未决则会增强与美国、与中国的谈判筹码。

  一些专家认为,此时,中国应该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选项。而2017年下半年,也确实传出中国有意加入CPTPP的信息,引发全球关注。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贸易研究室副主任苏庆义认为,与四年前TPP刚完成谈判时的情形相比,中国面临的国际国内形势都发生了较大变化,而这些变化都有利于中国加入CPTPP。中国加入CPTPP不仅必要而且可行,必要性体现在:美国未来重返CPTPP的可能性非常大,中国尽早加入CPTPP能带来经济层面、深化自身改革开放、参与全球经济治理三方面的收益,并有利于应对中美经贸摩擦;可行性体现在:与TPP刚完成谈判时的情形相比,中国的制度和政策与CPTPP规则的差距已缩小;CPTPP开始考虑成员扩容问题;美国不属于CPTPP成员,程序上无法阻挠中国加入;中国在中美经贸磋商中积累了谈判高标准国际经贸规则的经验。

  2019年1月10日,中国首度对外界回应该议题。高峰对第一财经记者说,我们注意到CPTPP的最新进展情况。当前,有关国家积极推进区域自由贸易安排,希望进一步推动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这充分说明,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没有改变。

  但一位中美谈判的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说,此前,对于TPP,中国国内一些专家认为可以考虑加入谈判,但是因为国内条件不具备。但现在的情况有较大变化,从国际博弈大局及中国进一步改革开放现实考虑,当前认真研究加入CPTPP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不过,内部研究协调难度不小,协定涉及众多领域,标准非常高,改革进入深水区,如果没有来自最高层的决心与大力推动,恐怕难有作为。”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
婷婷97狠狠,97人人模人人爽人人喊,久久人人97超碰人人澡,97碰碰碰免费公开视频,新97在线超级碰碰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