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晶股份杨宇红:“一个天生搞机械的人” 诚信创业20载∣约见·资本人

摘要

1999年,湖南益阳,37岁的杨宇红从体制内主动跳了出来,在当地收购了一个小小机电厂,开始了自己当老板的创业经历。 在此之前,杨宇红与机械打了15年交道,先在益阳一家机械厂做了7年工程师,又在市技工学校校办厂当厂长8年。

  1999年,湖南益阳,37岁的杨宇红从体制内主动跳了出来,在当地收购了一个小小机电厂,开始了自己当老板的创业经历。 在此之前,杨宇红与机械打了15年交道,先在益阳一家机械厂做了7年工程师,又在市技工学校校办厂当厂长8年。

  一家很小的零配件机电加工企业,杨宇红投入多年积蓄,与几个一起辞职出来的同事,和厂里原来的工人,组成了今天宇晶公司的前身,公司刚刚过完20岁的生日。

  宇晶股份所从事的多线切割机、研磨抛光机等硬脆材料精密加工机床,设备应用市场非常广阔,这类设备的科技含量相当高。十多年前,国内没有厂家有能力生产这类设备,只能从日本、韩国、瑞士等地进口;不仅成本高,售后服务也难跟上。杨宇红一开始就瞄准了这块空白市场。

  杨宇红早期研发研磨机,主要用于手机接收信号方面的水晶切割。2000年后,手机市场崛起,随之引发手机面板玻璃需求。手机玻璃女王蓝思科技周群飞,2003年主动找上杨宇红与他合作,蓝思科技从而成为宇晶股份大客户至今。

  2013年开始,杨宇红下游客户也也拓展到国内知名的磁性材料、光伏企业。

  宇晶股份预计2018年营收接近5亿元,净利润超过1亿元,一年的净利润就是当初杨宇红对未来25年的创想。

  全景财经《约见·资本人》宇晶股份董事长兼总经理杨宇红

  以下为视频专访内容:

  记者:你之前在机械厂当工程师,然后到技校当厂长,其实都还是在体制内。1999年前后,大家对体制还是比较眷恋的,你从这个体制跳出来,当时是什么样一个想法或者说心态?

  杨宇红:技校是劳动局办的,是属于事业单位,当时来说事业编制是很重要的,它是个金饭碗,但我觉得我出来应该会比在体制内干得更好,而且我自己也有这个信心,所以也没考虑出来没饭吃的问题。

  记者:把自己的家当全部投进来的时候,你有过担心吗?我投入的这七八十万,它还是能给我确定带来回报的?

  杨宇红:我们还是充满信心的,所以我没考虑这么多,反正就一门心思把这个公司能够干下去。

  记者:你当时怎么就觉得,我能够在这个行当里面出头呢?你的信心是来自哪?

  杨宇红:之前我在技工学校校办工厂的时候,也做过这方面相关的一些设备,但是都是档次比较低,那时候在校办工厂,这个做一下,那个做一下,反正七七八八的都做过,出来的时候,我们就主攻这个行业,就是研磨机、抛光机。

  记者:对于一个早期的企业或者一个公司来讲,可能比较难度的是怎么突破客户,你怎么去把研磨机、抛光机找到客户?

  杨宇红:当时另一家做研磨机的存在很多质量问题,一些客户也希望有一个新的生产厂家能够冒出来,把这些问题能够解决,我当时恰恰就发现了那些机器存在的问题,我相信我能够解决这些问题,所以正好就能够进去。我记得第一年,1999年9月份的时候,第一年我们就完成了三百万左右的销售。利润达到了六七十万元,

  记者:你那时候对自己的规划,比如说也许我五年或者十年之后,我是什么样子?因为在体制内可能就看得到十年或者二十年之后,出来可能就不那么明显能看到未来。

  杨宇红:我当时想,做到六十岁的时候,把这个研磨机好好做一做,那时候没有线切割机,在这个行业里面我们能做到排在前三位。1999年那时候37岁,到60岁,二十几年,我说每年赚个500万,二十五年(总共就是)一个亿。

  记者:蓝思是手机面板玻璃大王,你是怎么和蓝思开始合作的?

  杨宇红:那时候我做研磨机主要是销给压电水晶行业,属于电子行业,水晶做成谐振器,比如说手机里面有一个接收信号的谐振器,信号过来。我们一开始研磨机、抛光机主要是应用于这个行业的。应用手机面板玻璃,那个时候整个国内做手机玻璃,蓝思是排在最早的,做研磨机,我们还是最早的之一,也就那么几家,所以蓝思自己找到我们来了。

  记者:在这之前,手机玻璃用研磨机是国外的设备?

  杨宇红:对,全部是国外的,在压电水晶里面全部是用的日本的,到现在为止还有一部分半导体行业的研磨抛光机是日本的。

  记者:蓝思找你们来提供研磨机,部分的替代国际设备,最主要的是因为成本比较便宜?

  杨宇红:相对来说成本就低多了。

  记者:大概会低一个什么样的比例?

  杨宇红:低50%左右,这个空间就非常大了。

  记者:蓝思主动找到你们,你成为蓝思的供应商,你们一直能够跟着他在产业链里面发展起来,你觉得最核心的因素是什么?

  杨宇红:2006年,蓝思又在浏阳建厂房。离得这么近了,通过设备来解决她一些技术问题,离得近,随时可以沟通和交流,这样我们就形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对她来说,这个设备供应商互相之间的信任很关键,所以她2015年,我记得她给我们发了一个奖,最佳忠诚奖,也就发了一家吧,就发了我们。

  记者:拓展到别的产业里的时候别的企业的时候,这种拓展的难度,你觉得难吗?

  杨宇红:蓝思本身在行业里面的影响力摆在这里,大家非常认可蓝思的水平和能力,所以我们再去跑别的企业,大家只要知道我们是蓝思最大的研磨机、抛光机供应商,基本上就解决问题了。

  记者:这条路还真是挺好的,先找了一个大客户,这个大客户在业界非常有影响力,再拓展到别的产业、行业里面去,它就相对会比较容易。

  杨宇红:现在我们经营的几个行业,我们都是先从大客户开始做起,小客户就先放一放。因为你只有攻破了这些大的客户,这个示范效应就摆在这里了。

  记者:用到硬性材料的切割,理论上都需要你们的设备,但是在拓展这些不同的下游领域的时候,你会做怎么样一个选择?

  杨宇红:主要还是为手机面板玻璃。为手机行业服务的机器,相对来说它要随着手机的变化,机器只能淘汰,要买新的,所以手机行业的那些老板也经常抱怨,“赚钱了,都买机器了”,这个市场也比较大。再加上手机的变化快,手机面板今天可能是这种材料,原来是玻璃的,下一步,因为5G通信的实施,后隔板也要采取玻璃的,还有要有一些陶瓷的,为了更漂亮,所以材料也在不断的变,而且后隔板要采取玻璃的话,它要翻一倍,实际上研磨抛光机在2019年或者明年,应该还会有更大的一个需求。

  记者:我看公司员工380多人,不到400人,但看公司的产值,一年营收将近5个亿,在我看来,(在制造业里头)你们这投入产出比相当可观。

  杨宇红:实际上我这个人员大量的还是在研发,其实生产不是我未来的一个主要发展方向。

  我大量的还是研发,装备制造业的研发是我们最核心的核心了。

  记者:我看到公司的研发费用占到营业收入的5%左右。

  杨宇红::对,我们肯定还要提高到10%左右,所以我们募投项目里面有一个就是搞研发中心的建设。

  记者:你做国产精密加工设备领域,也是做了二十年,这个行业是从一个外资企业原来垄断,到现在慢慢的国产设备在进行替代,你是怎么来看这个过程的?

  杨宇红:确实二十年了,我自己见证了,那时候研磨机大部分都是进口的,现在谁去买研磨机、抛光机去买进口的?只有那些高端的、半导体的,国产的现在没办法代替。我们还有一些东西没赶上。

  记者:你眼睛还是看前面。

  杨宇红:我现在下一步想的就是我要把那些最高端的研磨机、抛光机能够做好,能够完全的替代进口的,那可能这种自豪感就会好一些。

  记者:您觉得自己创业成功的一个最大的心得是什么?

  杨宇红:诚实经营,还有就是开拓创新。诚信这个很关键。我们要对客户,一定是要真诚的。

  记者:你儿子之前在美国康奈尔大学读书,现在是公司研发总监。你要求儿子回来的?

  杨宇红:一方面我也是希望他回来,另一方面他自己也愿意回来,觉得做这个事情也有很大的兴趣。

  记者:你最欣赏你儿子的一点是什么?

  杨宇红:我最欣赏我儿子,不管多么辛苦,我们说干的劲头非常大。

http://www.meridatudestino.com/qjsxy/yjzbr/201902/W020190218345975188757.jpg

栏目介绍

推荐阅读

官方微信

婷婷97狠狠,97人人模人人爽人人喊,久久人人97超碰人人澡,97碰碰碰免费公开视频,新97在线超级碰碰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