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上市国企分红率一举两得

  若要选出最近一段时间财经领域最受关注的事,财政收支情况与资本市场走势毫无疑问将入选,而这两个看似关联度不大的领域,却都与上市国企利润分配息息相关。

  上市公司应加大现金红利派发力度,一直是业内呼吁和监管层督促的。在证监会一再发文要求之下,A股整体分红率近年逐步提高,2017年整体股利支付率为28%,分红率在30%以上的公司有1512家,占比55.08%,分红率在50%以上的公司则有547家。

  然而,赚得利润较多的上市国企,分红率却要逊色不少。根据中金公司日前发布的报告,国有非金融企业2018年分红率16.2%(2012~2018年均值为15.7%),国有金融企业近年分红率为28%左右,赚钱能力最强的银行,仅与A股平均分红率持平。这样的分红率,与美国纽交所、德国、法国等境外成熟市场60%左右的股息支付率存在较大差距。

  根据证监会此前发布的《上市公司监管指引第3号——上市公司现金分红》,公司发展阶段属成熟期且无重大资金支出安排的,现金分红在本次利润分配中所占比例最低应达到80%;公司发展阶段属成熟期且有重大资金支出安排的,现金分红在本次利润分配中所占比例最低应达到40%;公司发展阶段属成长期且有重大资金支出安排的,现金分红在本次利润分配中所占比例最低应达到20%。

  对照这个规定,上市国企分红率至少应该在40%这一档。十八届三中全会曾提出,到2020年,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比例至30%,更多应用于保障和改善民生。也就说,上市国企应该在一年后将分红率提高一倍到30%。

  上市国企分红率偏低带来的直接影响是股价相对低估。截至7月24日收盘,上证主板平均市盈率为13.62倍,较境外资本市场而言明显低估,上市国企平均市盈率则不到10倍,不少上市公司甚至长期处于破净状态。

  国有非金融企业以中国建筑为例,根据公司公布的财报,近年业绩持续稳定增长,但目前市场只给予相对2018年净利润7倍左右的估值,这与公司2018年分红率仅18.4%、股息率仅2.78%息息相关。因为投资一家非常成熟的上市公司,股息率比成长性更显重要,这也是A股投资者热衷小盘成长股的原因之一。国有金融企业以银行为代表,赚取了A股近六成的利润,但因为成长性不被看好且分红率不高,绝大多数处于跌破净资产、估值五六倍的状态。

  提高分红率,除了可以提振上市国企股价之外,对于缓解当前财政收支问题也大有裨益。众所周知,近年持续推行减税降费政策,上半年全国累计新增减税降费11709亿元,让税收收入增速直降13.9个百分点。无疑,减税降费有利于激发企业活力的同时,也让政府财政感受压力。

  很明显,国企分红有助于增加公共财政的收入来源,缓解财政收支压力。根据测算,如果国企实际分红率提升至2020年目标的30%,则可以增加0.5个百分点GDP规模的财政开支或者税费减免;如果提升至国际普遍水平50%,这一比例将升至1.2个百分点。

  如何让上市国企提高分红率落地,方法之一是政府部门通过行政或法律直接规定国有企业的分红比率,代表性的国家如新加坡最多可以按照50%的预期长期投资回报和50%的净收入(例如收到股息、票息等)从政府投资机构提取收益充实财政。另一种途径是国家行使股东权利,获得合理分红,这需要健全的法律制度和完善的公司治理体系作为保障。

  应该说,不论是上市国企股价低迷的现状,还是减税降费后财政收支压力,都迫切需要上市国企提高分红率。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
婷婷97狠狠,97人人模人人爽人人喊,久久人人97超碰人人澡,97碰碰碰免费公开视频,新97在线超级碰碰免费视频